中国经济战“疫”录疫情下共享经济的“危”与“机”

(抗击新冠肺炎)中国经济战“疫”录:疫情下共享经济的“危”与“机” 

中新社北京3月4日电 题:中国经济战“疫”录:疫情下共享经济的“危”与“机”

每隔四年,魏莉莎都专程到南京邀请沈小梅老师到夏威夷教课。在此之前,她都会把剧本翻译好,并为学生募捐服装、道具等费用。时至今日,魏莉莎已经翻译出《凤还巢》《玉堂春》《沙家浜》等十台戏的全本英语京剧。

“这些学生将来不一定会变成专业戏剧演员,但这种训练会丰富他们的表演能力。”魏莉莎介绍,在美国学习京剧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许多学生当时觉得每天练功很困难、很辛苦,但过后他们会明白那是很宝贵的经验。“现在还有参加过训练的学生跟我讲,当年的训练演出改变了他们整个专业生活,非常感谢。”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32828亿元(人民币,下同),比上年增长11.6%;直接融资额约714亿元,比上年下降52.1%。

业内人士认为,共享经济当前最为迫切、也最具挑战性的问题是突发疫情所带来的冲击以及如何缓解平台企业空前的经营压力。

虽然早已退休,但魏莉莎对中国京剧的推广工作从未停止。她说,下一步要把自己已经翻译成英文的十台戏的剧本进一步完善,把具体舞台指导写好,汇总出版。“经常有人向我要剧本,而我知道哪些是同样有价值的。”(完)

每年,魏莉莎都会回南京拜访老师、观摩演出,不断学习、感受京剧变化,为自己做研究充电。

“疫情带来的冲击只是短期的,一旦疫情结束共享经济将再现往日活力。”于凤霞表示,未来共享经济在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重点领域的发展潜力将加速释放。(完)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4日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增速显著放缓,而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共享经济的不同领域,在短期内也产生“冲击”,但冲击下也孕育了“机遇”。

2019年是中国共享经济深度调整的一年。

数据显示,2019年,出租车、餐饮、住宿等领域的共享经济新业态在行业中的占比分别达到37.1%、12.4%、7.3%,比2016年大幅提高;网约车、外卖餐饮、共享住宿、共享医疗在网民中的普及率相比2016年更是大幅提升。

于凤霞表示,长期来看,共享经济发展“危”中藏“机”。抗疫期间网络技术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得到进一步深化,人们的在线消费习惯得到进一步培养,作为共享制造重要基础的产业互联网发展面临新契机,“抗疫与发展并重”的客观需要倒逼新业态领域制度创新加速。

“在南京看演出时,我真正爱上了京剧,觉得表演妙极了。”魏莉莎说,后来她看演员们排戏,通过不同唱腔来分析戏中人物,感到佩服,“京剧演员是那么有创作力。”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凤霞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当前正在进行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对共享经济的不同领域,短期内既有“冲击”也有“刺激”。

于凤霞表示,未来共享经济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行业洗牌和格局调整的步伐也将加速。“降本增效和开源节流将成为2020年平台企业经营策略的首要选择;能否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和更多的价值将成为企业能否赢得竞争的关键。”

举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共享经济的2020年是“危险将至”,还是“机遇并存”?

与此同时,共享经济在推动服务业结构优化、促进消费方式转型等方面的作用进一步显现。

“危”中藏“机”的2020

魏莉莎坦言,当初在学习上,她也得到了许多当地演员的支持帮助,收获了友谊。“过了几十年,他们成为我人生中最好的朋友。”

虽然2019年共享经济遭遇危机,但在稳就业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当前就业形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共享经济领域就业仍然保持了较快增长。

数据显示,共享经济平台员工数达到623万,比上年增长4.2%;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其中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

具体看,受冲击最大的是共享住宿、交通出行、家政服务等线上线下融合程度高且必须通过线下活动完成整个交易闭环的领域,平台企业的订单量和营业收入大幅减少;而共享医疗、教育、外卖餐饮等领域,得益于消费活动向线上的迁移,平台用户数量和交易量猛增,出现了与大势逆行的小高峰。

这一年,受到国际、国内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多种因素影响,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增速显著放缓,直接融资规模也大幅下降。

南京的冬天很冷,为了排练,魏莉莎常常练习到脚部失去知觉。“泡一杯茶暖身,练一会儿发现茶都结冰了。”正是凭着这股专注和刻苦劲儿,魏莉莎在练习几个月后成功演出《贵妃醉酒》,因扮相俊美、唱腔圆润,被大家誉为“洋贵妃”。

“我父母说我一生下来就是戏剧人,很喜欢演戏。”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这位美国朋友告诉记者,从八九岁喜欢上“唱念做打”的艺术形式,到后来到夏威夷大学学习中文和中国戏剧,再到1979年到南京大学交流学习,她与京剧的缘分越走越近。

在魏莉莎多年的努力下,现在夏威夷的报纸提到京剧不再用“Peking Opera”,而是直接用汉语拼音“Jingju”。“之前中国剧协一位老先生讲过,歌剧和戏曲是两码事。”

魏莉莎是梅兰芳的再传弟子。潜心研究京剧40年,她通过从中国邀请京剧老师赴美为学生排演大戏、翻译编导英语京剧、在美发行戏曲专著等,不断推动中国京剧在美国的传播。近日,魏莉莎获颁“2019第七届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称号。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的报告认为,2020年共享经济增速将因疫情影响而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落,预计在8%至10%之间;2021年和2022年增速将有较大回升,预计未来三年间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至15%的区间。

在南京学习期间,魏莉莎拜梅兰芳的嫡传弟子沈小梅为师。在沈老师指导下,魏莉莎对着镜子练习眼神功力,学会跑圆场等京剧表演基本功;在沈老师同事帮助下,她学到不少京剧理论知识。

1981年魏莉莎返回美国。以在中国交流实践为启发,她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京剧听觉艺术》,并继续借助教学的机会,让更多外国孩子领略中国京剧的魅力。